您當前的位置是 : 首頁» 新聞動態» 站外訊息
|

站外訊息

周延鵬演講錄:智慧資源規劃——創新知識產權的經營模式

作者:周延鵬 來源:優智博知識產權網 發表時間:2014-05-12 點擊量:
2009年第五屆中國IP China知識產權峰會上的發言(2009年12月19日)

各位嘉賓:
    下午好。
    大家聽了很多知識產權領域的課題,但是也讓我們思考一個問題,假如我們這條路繼續走下去,是不是每一年還需要在這邊探討如何應付美國的專利訴訟,還是說幾年以后,我們來探討一個問題,讓美國人來中國打中國的337。我講的主題主要是過去臺灣35年來,或者大陸85年以來知識產權的創造和保護已經到了一個相當的水平,但是知識產權還有兩塊,管理和運營并沒有發揮,我有幾個數據,臺灣一年需要支付給國外1500個億的許可費,一年支付2000個億的知識產權的代價,回收多少呢,給大家一個數據,臺灣每年知識產權從國外收回來的不到30個億,中國從85年發展整個知識產權以來,其實也是差不多的。那么知識產權本身到底給企業帶來了什么樣的經濟效益,這里我總結一下,其實知識產權不外乎從財務報表解決兩個問題,第一個要把研發預算、研發的費用變成資產,而且進一步增值,第二個,要把行銷的費用變成品牌,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事情,因為這兩塊在財務報表一直是費用,并不是資產。也因為這樣子,我們從事知識產權這個行業來講,我們并沒有在創造資產,我想你回去檢查你的財務報表,你的知識產權絕對是會有,除了是少數買進來的。那整個知識產權很顯然,我們長時間來是沒有把資產變成知識產權,我們必須改變所有知識產權的運營方式,不然我們一直是在燒錢。
     隨著這個進展,我在04年上海大學提出一個概念,那時候我們大膽的評估了一下,那時候提出來,一件中國專利將等于或大于一件美國專利的經濟價值,這個時代已經來了,但是我們在知識產權的運用并沒有相對的配套和落實,所以我們必須一直掙扎,每年都必須在很多的場合談如何應付美國337,真希望有一天,我們去美國,告訴美國人,你如何來大陸應付大陸的337。所以整個知識產權其實最后不外乎追求兩個,技術自主和市場自主。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提出了智慧資源架構的問題。知識產權必須跟財務會計掛鉤,知識產權本身要資本化,知識產權假如不能資本化,其實一直都是費用。第二個概念,產業結構化,尤其是專利,我們每一件專利都是非常隨性的,根據每個發明人很單純的技術轉化成專利的,這種專利是沒有質量的。第三個是信息網絡化。第四個科研機構的知識產權經營,也需要快速的改變。所以知識產權不能獨立出來,必須和市場、運營結合在一起。知識產權能不能幫助我們做很精準的客戶和產品規劃,非常快速的幫助我們研發,其實是做得到的,知識產權不是一個發明轉化為資產的問題,他要解決市場的問題,控制侵權訴訟及風險,參與技術標準及聯盟,積累知識產權及資本,支持投資及營運決策,輔助研發協同及機制。知識產權是一個非常全面性的行為,而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要達到這個本身我們必須面對知識產權文化和質量,這塊國外都是很久了,我們離知識產權文化還有時間,政府的法律不是一個問題,最大的是在企業本身,運營知識產權的條件和環境還是有非常大的空間可以再提升。假如要做到這個,其實知識產權的服務和業務再也不是一個代理所的事,會擴及到非常多的層面,本身要改造的話,很多配套的應該也相對的提升,如果不提升,我們每天都在一個缸里面和面,沒有什么意思。
    整個過去所有的財務報表是體現有形資產,無形資產會非常少的被體現。然后是產業結構化,我們過去是為專利而專利,為商標而商標,但是知識產權最有價值的不在法律里面,商標最有價值是品牌,品牌是在市場和營銷,專利最有價值是在產業和技術,不是在專利。專利本身是一個生意,也是能不能把腦筋變成現金,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這個執行步驟會改變知識產權的質量和價值,甚至會變成白花花的銀子,這是我提出來的方法,這不僅是一個理論,而是我過去二十多年時間出來的方法,過去我們只圍繞在這塊,但是知識產權需要更多的產業的基礎支撐,第二他需要非常多的動態,包括投資、兼并、研發等等,知識產權也是產品,可以進入市場做營銷,同時又是非常復雜的商業模式。
    剛才講的產業鏈的概念,我們以光伏來講一下。一個光伏產業今天怎么解決光伏產業里面的很多問題,當然現在中國的光伏產業大部分知識產權沒有大問題,但是包括薄膜光伏就有更多的知識產權的事情是需要處理,這個再發展下去,就涉及到整個光伏產業各個國家的競爭力,還有是LED,從06年中國宣布六個半導體產業基地,但是我們很多未來半導體照明領域是真的會有自主知識產權嗎。IC設計產業也是一樣,也是也非常復雜的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所以為什么IC產業現在我們很難在中國提出很完整的自主知識產權,我們現在中國有300多家的IC設計公司,所碰到的IC技術還是比較簡單的,真正更復雜的我們一樣被牽制住。
    相對我也提出,專利本身是同產業化設計,知識產權系統是從創新發明和品牌的觀點改造過去的知識產權系統。其實支援一個國家的知識產權最重要的還是科研機構的研究,因為大部分的企業沒有足夠的資源做研究,大部分是做產品發展、工程發展和外觀設計,當然產生出來的設計都在產業鏈下端。所以整個科研機構的科研計劃和執行一直到知識產權轉化到知識產權經營,也需要融入更多的新的模式。
    最后就是知識產權一定要走到可以營銷,而不是每領一個證書就所到柜子里面,而是轉化,一個是知識產權和產業化、商品化的掛鉤,而且這個指標是可以落實的,第二個是知識產權換成股票,這是從資本實現,其實美國知識產權最大的路子是這塊,并不是我們平常所提的許可轉讓這塊,而是知識產權和資本掛鉤,這是整個知識產權非常高的一個境界。要做到這個,知識產權本身要有質量,目前所有企業一樣,知識產權在你手里,80%都是垃圾,知識產權絕對不可能有山寨的專利和商標,山寨的手機或者是山寨的任何商品都有不同價格的市場,但是只要是山寨的知識產權,你就不符合專利的要件,可是我們今天在拼命的制造山寨的專利和商標,這個問題要解決,沒有質量就沒有價值,沒有價值就沒有價格的實現。
    到了這個階段,我想這一天半來,非常多的律師事務所業介紹了很多訴訟,今天既然做知識產權,就要不畏戰,而且要好戰。
    知識產權營銷有非常多的特征,這里就不一一講了。知識產權營銷的平臺會越來越大,知識產權的中介會很重要。希望這些觀念能改變整個知識產權的創造保護管理和經營。這個模式不改變的話,我們不是在創造價值,我們是在消耗所有的資源,包括時間、金錢和人力。
    以上是我的報告,謝謝。

    周廷鵬曾協助郭臺銘建立300人的法務部門,讓鴻海成為臺灣每年專利申請數量最多的科技企業的富士康集團前法務長,現任世博科技公司首席顧問。
广西福彩网-首页|欢迎您